• 第一套百科全书

    第一套百科全书

    不知为何这一期刊登的宝贝,在许多照片中抽出来的,都是生命中所包含的“第一次”。算做是巧合吧,那也未免太巧了,因为真的是随手抽来就写的。 照片中的那套《百科全书》的确是我心爱的宝贝。回台湾来时,用磅秤试了一下,十二大册,总重二十九公斤。 这个…

  • 第一匹白马

    第一匹白马

    白马不是一辆吉普车,只是一辆普通的小型汽车。吉普车是每一个沙漠居民的美梦,可是太贵了。 我们——先生和我,不喜欢分期付款,因此缩衣节食的省哪——省出来一辆最平民化的汽车钱。指定要白色的,订了一个月不到,汽车飘洋过海的来了。 沙漠的白天,气温…

  • 第一个奴隶

    第一个奴隶

    读者一定会感到奇怪,照片中明明是一个双面鼓,怎么把它混错了,写成了一个人呢。 鼓的由来是这样的: 有一回先生和我以及另外几个朋友,开了车远离沙漠的小城——阿雍,跑到两三百里外的荒野里去露营。沙漠的风景并不单调,一样有高山、沙丘、绿洲、深谷。…

  • 第一次做小学生

    第一次做小学生

    这是一本西班牙《学生手册》,由小学一年级注册开始就跟着小孩子一起长大,手册要填到高中毕业才算完结。大学,就不包括在内了。 先生过世的第一年,我回到公婆家去小住,那只是五、六天而已。在那五、六天里,我什么地方都不肯去,只要在家,就是翻出荷西小…

  • 第一条项链

    第一条项链

    在我出国的时候,母亲给过我一条细细的金链子,下面挂了一个小小的“福”字,算做保护和祝福女儿的纪念品。 我个人喜欢比较粗犷的饰物,对于那条细链子,只是因为情感的因素将它当心的包扎起来,平日是不挂的。所以它成了母爱的代名词,不算我自己所要的项链…

  • 第一串玫瑰念珠

    第一串玫瑰念珠

    西班牙是一个天主教国家,虽然人民拥有信仰的自由,可是世代家传,几乎百姓都是天主教。我本身虽然出自基督教的家庭,可是跟天主教一向很亲近,也是看佛经的人,并不反对天下任何以“爱”为中心的任何宗教。 在西班牙的家庭里,每一个已婚妇人,百分之九十以…

  • 第一张床罩

    第一张床罩

    结婚的时候,床垫子是放在水泥地上的,为了床架太贵,就只有睡在地上。 那时候,我只有一床床单,好在沙漠的太阳又热又永恒,洗的床单,晒在天台上一下子就干了,可以晚上再用。 沙漠风沙大,那个床,没有罩子,晚上睡前总得把床单用手刷了又刷,才没有睡在…

  • 第一个彩陶

    第一个彩陶

    在我第一次离家时,行李都不懂得怎么准备,更不敢带任何一样属于自己的心爱物。就只记得,手上那只表,还是进初中时父亲买给我的一只旧表,至于衣服,全是母亲给打点的。那时候,为了怕出国衣物不够,母亲替我足足添满了一大箱四季衣裳才含泪与我挥别。 四年…

  • 来生再见

    来生再见

    亲爱的江师母,你的灵魂现在是不是正在我的身边,告诉我:“夜深了,三毛不要再熬夜,帅母是癌症过去的,你前两年也得过这个病,不要再累了,快去睡觉,身体要紧。而你脖子上肿出来的硬块,怎么还不去看医生?师母忧急你的健康,你为什么却在深夜里动笔在写我…

  • 梦幻骑士

    梦幻骑士

    “梦幻骑士”是我的英雄——唐·吉诃德。 我得到这个木刻,在一个偶然的机缘里。 有一次不当心,将吉诃德手中那支矛弄断了,这更像一个刚刚打完仗的他。 去年在竹东深山里的清泉。小丁神父将彼德奥图和苏菲亚罗兰主演的这张名片放给我看时,我一直没有受到…

更多...

加载中...